您当前的位置 : logo >  商界头条 > 正文
投稿

疫情过后 海外数据中心何去何从?新加坡VS香港

2020-05-22 15:09:54 来源:搜狐

此次COVID-19疫情爆发令全球贸易陷入紧张,根据联合国预测,此次疫情恐对全球经济造成约2万亿美元损失,全球经济整体增长大幅放缓,部分国家甚至面临衰退考验。为寻求解决方案,各领域开始重新审视数字化议题,尤其此次防控工作让市场清楚地意识到,数据已跃升为当代重要生产要素,对所有经济组织的有序恢复具有极大意义。

其中,在全球互联化环境下,企业应深入了解不同地区数据中心市场的情况。因为从长远来说,企业需确保每份支出都可落到实处从而产生投资回报,而选择可靠高效的数据中心可有助于提升业务数据的效能与价值。那么对于境外数据中心,亚太地区里香港与新加坡最具竞争力。据Cushman & Wakefield报告称,新加坡是东南亚唯一成熟的数据中心市场,而ResearchAndMarkets则将香港形容为亚洲为数不多的拥有可靠电力供应、先进电信基础、良好光纤连接、可抵御自然灾害的市场。那么,我们就从两地整体情况进行简单分析。

2244 (1)

1. 劳动基础

Worldometers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28日,新加坡人口数量为5,842,252,国家的中位年龄为42.2岁;而香港为7,486,278人,中位年龄为44.8岁,两地的整体人口资源都较为丰富。

香港统计处数据显示,2019年香港的流动居民数量占总人口比例为2.84%。而根据《新加坡2019人口简报》显示,新加坡的非本地居民数量占总人口比高达29%。此外,香港非华裔人士约占人口的8%,而这一比例在新加坡是25.6%。可以看出,虽然两地劳动力资源都有一部分来源于外来人口,但相较之下新加坡明显比香港更加依赖外来劳动力。

与此同时,尽管新加坡总人口数量依旧在增长,却面临着老龄化风险,当地55岁以上人口在过去10年里急剧上升,而0至19岁的年轻人口数量却在减少。反观香港,自2014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数据显示,15岁以下人口数量呈现增长趋势。

通过以上数据可见,在全球鼓励居家封锁的措施下,新加坡所面临的劳动力压力更大,主要体现在:

1. 劳动力的不稳定。由于外来人口占据新加坡劳动主体的很大部分,当这些群体选择返乡之后,无法短时间内恢复任职,极大影响原有市场的可用劳动力,意味数据中心运维人员资源也会相应减少,无法保证原有的管理力度。而香港整体劳动力较依赖本地居民,可积极应付市场的劳动需求,资源充足弹性较大。

2. 劳动力的高负担。劳动资源减少的明显问题,就是原有工作由团队分配转化为个体负责,那么每名工作者的平均工作量将增加。假设数据中心发生异常或者中断,修复时间可能被拉长,难以保证企业级用户的业务连续性。虽说远程办公有助消除忧虑,但是诸如更换元件、修复机器的实践还是需要实地进行。

3. 劳动力的老龄化。以上数据揭露新加坡老龄化严峻形式,不论疫情如何发展都无法短时间缓解。可能出现情况是,未来所有行业可用劳动力减少,而年轻群体还无法同步补给劳动市场空缺。虽然香港的老龄化趋势也是备受关注,但我们看到其年轻群体的数量正在增加,具有一定的劳动力资源储备。

劳动力对数据中心而言一向十分紧要,随着此次疫情加速全球数字化进度带动远程办公、在线教育、串流媒体、电子游戏在内的数字产业发展,无论是个人用户还是企业机构都对连接性提高要求。因此更加需要服务器(数据中心)以高标准维持7*24*365运维与管理,以保证业务无间断运行。

2. 能源资源

考察数据中心的另一重要指标,就是能源资源。新加坡超过90%的电力来源依赖于天然气进口。据新加坡能源市场管理局(EMA)能源统计报告显示,2018年新加坡天然气进口量为9.9 Mtoe,年度耗电49643.7 GWh,天然气耗量60226.6 TJ。此外,2017年新加坡发电总量约为52.2 TWh,比2016年生产的51.6 TWh,增加1.2%,而用电量从2016年的48.6 TWh到2017年的49.6 TWh,增长2.1%,工业、商业、服务业和居民消费分别占消费总额的43.3%、35.9%和14.7%。

香港同样也是依赖外地进口,其主要经由直接进口(如油及煤产品)或从进口燃料转化而成(电力及煤气)。自2006年年初香港有小规模的风力发电,2007年开始垃圾堆填区沼气可用作生产煤气的燃料,而从2010年油产品也包括生物柴油。根据《香港能源统计年刊》显示2019年香港进口能源产品主要包括电力(3.4%)、煤产品(20.2%)与油产品(76.4%)。

按数量计算,2019年香港本地总用电量按年上升1.4%,去年共计用电量达161,290太焦耳(≈44802.77 GWh),依照使用者类别划分本地用电量,工业占据6.7%比重,住宅为26.6%,而商业最多达66.7%。此外,香港2019年的本地发电厂产电总量为132,462太焦耳(≈36795 GWh)。

观察以上数据,似乎两者水平不相上下。虽说两个地区常年依赖进口能源,但是当地的产电总量已经能够承担部分的用电需求,同时两地受惠长期稳定的能源供应机制,也都拥有较为稳定的能源来源。对数据中心而言,灵活弹性的能源来源也是保障数据中心冗余系统流畅运作的重要部分,因为简单来说不会依赖单一的能源供应,具备应对由能源造成的突发紧急情况的能力。

新加坡能源有限公司(新加坡唯一的电网和燃气电网运营商)指出,2016至17年度客户平均0.25分钟的电力中断。那一年,98%的电力中断在2小时内恢复,90%在一小时内恢复。根据香港电力公司的过往记录,2015年每名港灯客户平均只感受0.6分钟的无计划的电力中断影响,2016年至2018年期间的中电客户每年经历的平均意外停电时间仅为1.44分钟。同时,香港电力供应符合国际正常运行时间协会《数据中心基础设施级别标准》与美国通信工业协会《数据中心通信基础设施标准》(TIA-942)要求,证明其良好电力基础设施。

3. 地理位置

新加坡作为东南亚岛国,北隔柔佛海峡与马来西亚为邻,南隔新加坡海峡与印度尼西亚相望,毗邻马六甲海峡南口。而香港位于我国南部、珠江口以东,西与中国澳门隔海相望,北与深圳市相邻,南临珠海市万山群岛。

从地理位置来看,香港的优势更为突出。首先,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也提到香港的部分电力来自于广东大亚湾核电站和广州蓄能水电厂,即便本地发电厂出现极端情况,也还有隔壁广东的电力供应。相反,新加坡则只能依赖自身电力系统。

除此之外,谈到地理位置,往往会将当地自然灾害发生的频率,作为评价地区数据中心是否安全的主要指标之一,如地震、台风、海啸等等。因为这些灾难性事件可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数据中心的运作,譬如断电、机房坍塌、线缆损坏等等后果会导致网络延迟、业务中断、数据丢失。有形设施设备还有弥补空间,但诸如数据丢失所造成的损失是无法计算的。不过幸运的是,新加坡与香港两地都不位于地震带,虽然香港几乎每年都会经历台风灾害,但也较少发生数据中心中断事故。

实际上除了上述三点外,企业还需要考虑更多因素,香港IDC新天域互联13年来专注香港服务器租用托管,以及全球专线组网,多云及混合云连接部署等一站式服务,举例来说,出海企业或者跨国集团部署境外服务器时,租用服务器一般来说是较为方便的,这里就不再多说,但如果是托管机柜等涉及较大工作量,企业不仅需要设备/硬件进行长途运输,还要同步安排相关人员商务出行。平时还说可以接受,但是现在疫情这般严重企业很难在短时间内安排妥当。同时,由于距离原因,远赴新加坡的商旅开支、物流运输成本也会相应增加,还有语言沟通的不顺畅问题也可能消耗额外的时间成本,以上这些都需要企业管理者深思熟虑的。

63 (1)

在本次疫情,虽然大部分企业都受到创伤,但是不幸中的万幸,这次事故让各领域加速数字化转型的步伐。2003年,“非典”的出现推动电商的发展,现在也是一样,远程办公、远程医疗、在线教育、大数据分析等等发挥巨大作用,更多新概念和组合将会越来越被大家所接受。但要注意的是,全球互联化趋势明确,除了要把目光放长远些,企业也要对各地区做好充分了解,避免在奔跑的过程中踩坑掉队。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文章来源:搜狐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商界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商界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商业 / 家居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联系邮箱:5997 [email protected]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中国商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7